这种说法似乎是正确的。在叙利亚,土耳其与美国这两个北约盟国之间,以及美国与俄罗斯之间存在切实的冲突风险。这些风险很可能可以通过使用代理人战争来管控,这正是冷战时期美国与苏联在非洲、亚洲和拉美斗争的方式。然而,中东危机有蔓延到该地区以外的倾向。冷战时代,在核恐怖达到平衡期间,双方成功管控了风险:特别是在1973年阿拉伯-以色列战争和1982年以色列与叙利亚对抗期间。

美国佛罗里达州玛乔丽·斯通曼·道格拉斯中学校园枪击案引发的枪械管控讨论继续发酵。一些学生通过社交媒体发布消息,动员全美同龄人3月14日上街游行;24日,又有两家企业宣布解除与全国步枪协会的合作协议。